设计应用

基于单周期控制的无桥Cuk PFC变换器的设计

0 引言

    当前,变换器的器件制造技术不断提高。用于电子产品的大部分切换模式电源用于在不同应用中将交流电转换为直流电源。使用变压器、桥式整流器和电容器可以容易地实现直流输出电压,但输入电流严重失真。但是,交直流转换可以通过功率因数校正(Power Factor Correction,PFC)变换器[1]有效解决这个问题。Boost PFC变换器由一个低频整流桥、一个升压变换器联级而成。这个低频整流桥降低Boost PFC变换器效率,输入电流无法很好跟随输入电压,在低压输入场合损耗更严重[2-3]。为了提高变换器的效率,无桥PFC变换器可以规避这个缺点[4]。但无桥 Boost PFC电路有启动浪涌电流大、 无法实现输入与输出隔离等缺点[5]

    为了具有低输出电压的PFC变换器,可以使用传统的Cuk PFC变换器[5]和SEPIC PFC变换器。这两种变换器可以工作在不连续导通模式(Discontinuous Conduction Mode,DCM)和连续导通模式(Continuous Conduction Mode,CCM)中。它们在固定占空比下具有固有的PFC特性,无需任何控制电路,在DCM中可以形成正弦曲线的输入电流[6-8]。在DCM中工作的缺点是半导体元件的高电流应力和输入电流的不连续性,这增加了总谐波失真(Total Harmonic Distortion,THD)。Cuk PFC变换器的输入电流在DCM中工作时是连续的。Cuk变换器在PFC应用中有几个优点,易于实现变压器隔离,防止在启动或过载时出现的浪涌电流,降低输入电流纹波以及与 DCM拓扑结构相关的更小的电磁干扰(Total Harmonic Distortion,EMI)[9]。因此,对于在变换器的输入和输出端口需要低电流纹波的应用,Cuk变换器似乎是基本变换器拓扑中最适合的。有许多传统的闭环控制策略,包括脉宽调制策略[10]、峰值电流模式控制[11]、平均电流模式控制[12]、滑动模式控制[13]等。根据无桥Cuk PFC变换器对称性,对工作于不连续导通模式的Cuk PFC变换器的工作原理进行分析,提出一种单周期控制策略结合输出电压反馈补偿控制策略,单周期方程的推导和单周期电路的设计,使用MATLAB/Simulink进行仿真变换器运行过程,从结果可以看出单周期控制方法的无桥Cuk PFC变换器能实现良好的功率因数校正,同时变换器开关可以零电压导通且输出二极管可以零电压阻断,减少变换器的损耗,具有良好的电源干扰抑制,有更强的鲁棒性。

1 无桥Cuk PFC变换器

    图1是本文提出无桥Cuk PFC变换器的拓扑结构,通过两个Cuk变换器共用一个开关管S1,工作在交流输入电压的正、负半周期。在正半周期中,第一个DC-DC Cuk变换器电路L1-S1-C1-L0-D0通过二极管DN,二极管DN将输入交流电源连接到输出。在负半周期中,第二个DC-DC Cuk变换器电路L2-D2-S1-C2-L0-D0通过二极管DP,二极管DP将输入交流电源连接到输出。另外,图1所示输出电压总是通过慢恢复二极管DP和DN直接连接到输入交流线路,因此,无桥Cuk PFC变换器没有共模EMI噪声的问题。

qrs4-t1.gif

2 无桥Cuk PFC变换器的工作原理

    无桥Cuk PFC变换器是对称的,分析变换器运行原理以正半周期DCM为例子,开关周期中的电路操作可以分为三种模态,各个模态理论波形如图2所示。

qrs4-t2.gif

    模态1[t0,t1]:图1所示,t0时刻开始时,开关管S1导通,输出二极管D0关断,二极管DN由电感电流iL1正向偏置,二极管DP被输入电压反向偏置。输出二极管D0由反向电压(Vac+V0)反向偏置。在这个阶段通过电感L1和Lo的电流随着输入电压而线性增加,由于C2上的恒定电压为零,L1和Lo在此阶段的电感电流由下式表示:

qrs4-gs1-3.gif

    模态3[t2,t3]:图1所示,在这一阶段,只有二极管DN导通以提供iL1的路径。在此期间中的电感表现为恒定电流源,电感两端的电压为零。电容C1由电感电流iL1充电。该模式持续到新的切换周期开始。开关和输出二极管的开关时间由式(4)给出。

    qrs4-gs4.gif

    根据式(2)和式(3),模态2的时间间隔归一化长度可以如下获得:

qrs4-gs5.gif

3 单周期控制方法

3.1 单周期控制方程推导

    根据前面对无刷Cuk变换器的理论分析,可以得到在一个周期内无刷Cuk变换器中电感L1、Lo上的电流波形如图2所示,计算输入电流平均值时,即iL1的平均值:

     qrs4-gs6.gif

    其中,ifw是一个周期结束时变换器中的输入电流;TS为一个开关周期;Vac为输入电压;V0为输出电压;D1是一个开关周期内占空比。

    从式(6)得出,当占空比D1为常数时,IL1与Vac不成比例关系,输入电流有谐波畸变;功率因数校正就是使输入电流和输入电压同频同相,即满足:

qrs4-gs7-10.gif

    式(10)是单周控制的控制方程。

3.2 单周期控制电路的设计

    通过对单周期的控制方程设计出控制原理图,如图3所示。通过采样输出电压,与输出电压反馈补偿值比较得到误差,将误差进行PI调节,通过选择合适的PI参数得到uc。经过两次积分之后得到的值u2,第一个积分器的输出为:u1=uct/R3C3,第二个积分器的输出为:u2=uct2/2R3C3R4C4。其中,R3和C3是在模拟电路中构成第一积分器的电阻和电容,R4和C4是构成第二个积分器的电阻和电容,两个积分器的时间常数都等于变换器的开关周期TS

qrs4-t3.gif

    u2通过与比较值相比较,差值作为RS触发器的R端输入信号。S端信号是脉冲时钟信号,频率为100 kHz。从RS触发器的输出端Q产生PWM信号来控制无桥Cuk变换器的开关的通断,另一个输出端qrs4-gs7-10-x1.gif输出信号用来控制复位积分器中复位开关的通断。比较值是通过D1TS/2L1Uref计算得出。积分电路在每个周期内进行上面的过程,而输入电压是正弦波形,是连续变化的,所以通过单周期控制方法得出的开关占空比也不停地变化,这也就实现了实时控制。 

3.3 仿真验证

qrs4-3.3-x1.gif

    如图4(c)是变换器开关Sw承受的电压和流过电流波形图,虚线是开关承受电压缩小10倍后的波形,实线是通过开关的电流波形,可以看出当变换器开关刚导通时,开关承受的电压为0,实现了零电压开通。图4(d)是输入电压扰动时输入电压和电流的波形,虚线是输入电压缩小10倍后的波形,实线是输入电流的波形。在0.076 s时,输入电压有效值从100 V突变为120 V时,输入电流发生轻微扰动,很快就恢复稳态跟踪输入电压。在0.09 s时,输入电压有效值从120 V突变为80 V时,输入电流几乎没有扰动,一直稳态跟踪输入电压。在0.11 s时,输入电压有效值从80 V突变为120 V时,输入电流产生很大扰动,在一个周期内恢复稳态跟踪输入电压,完成了扰动抑制,动态性能良好。

qrs4-t4.gif

4 结论

    本文提出无桥Cuk PFC变换器很好解决了功率因数校正变换器的电路结构含有低频整流桥导致效率很低的问题,根据其电路结构分析它的工作原理,提出单周期控制策略结合输出电压反馈补偿控制方法解决变换器抗输入扰动抑制能力差和动态响应速度慢等问题。仿真实验证实了无桥Cuk PFC变换器可以获得很高的功率因数和很低的总谐波失真,抑制电源干扰,有更强的鲁棒性,变换器开关可以零电压导通。将无桥Cuk PFC变换器电路运用到新能源混合发电系统中,取得很好的应用效果。

参考文献

[1] 赵清林,张建勇.基于磁耦合的CCM PFC无源无损缓冲电路[J].电力自动化设备,2013,33(4):55-59.

[2] 王鸿雁,陈立烽,江泓,等.单相多电平功率因数校正变换器应用的实验研究[J].中国电机工程学报,2004,24(11):28-33.

[3] ZHANG F,XU J.A novel PCCM boost PFC converter with fast dynamic response[J].IEEE Transactions on Industrial Electronics,2011,58(9):4207-4216.

[4] 陶玉波,田虎,杨承志,等.无桥拓扑有源PFC的理论和仿真研究[J].电力系统保护与控制,2011,39(13):83-90.

[5] MAHDAVI M,FARZANEHFARD H.Bridgeless SEPIC PFC rectifier with reduced components and conduction losses[J].IEEE Transactions on Industrial Electronics,2011,58(9):4153-4160.

[6] Lin Botao,LEE Y H.Power-factor correction using Cuk converters in discontinuous capacitor voltage mode operation[J].IEEE Transactions on Industrial Electronics,1997,44(5):648-653.

[7] CHEN J,MAKSIMOVIC D,ERICKSON R W.Analysis and design of a low-stress buck-boost converter in universal-input PFC applications[J].IEEE Transactions on Power Electronics,2006,21(2):320-329.

[8] 曹太强,李清,王军,等.无桥Dual-Sepic PFC变换器分析与设计[J].电机与控制学报,2015,19(2):39-44.

[9] 刘陈琼,周群.单相无桥Cuk功率因数校正器分析与设计[J].电测与仪表,2017,54(2):7-11.

[10] 尹忠刚,钟彦儒,刘静.基于PWM整流器双PFC模型的电机能量回馈系统[J].电力自动化设备,2010,30(1):36-40.

[11] SU B,ZHANG J,LU Z.Single inductor three-level boost bridgeless PFC rectifier with nature voltage clamp[C].Power Electronics Conference.IEEE,2010:2092-2097.

[12] CHOI W Y,YOO J S.A bridgeless single-stage half-bridge AC/DC converter[J].IEEE Transactions on Power Electronics,2011,26(12):3884-3895.

[13] TSAI H Y,HSIA T H,CHEN D.A novel soft-switching bridgeless power factor correction circuit[C].European Conference on Power Electronics and Applications.IEEE,2007:1-10.



作者信息:

于仲安,葛庭宇,梁建伟

(江西理工大学 电气工程与自动化学院,江西 赣州341000)

无桥Cuk变换器 单周期控制 功率因数 电流总谐波畸变